Uncategorized

原來有一種瑰麗是超脫世俗的美麗

「陳醫師,這不是我想要的鼻子,我想要再動一次手術。」

當年輕女孩這樣開口要求時,我真的嚇了好大一跳,不禁懷疑到底是我的技術不夠好,還是她的審美觀與眾不同?可是診所同事一致認同她手術後的鼻子很好看,顯然問題不在我身上。

尤其跟她剛來診所找我時的鼻子相比,我動刀過後的鼻型簡直可以用完美來形容。

還記得她第一次來的時候,鼻子有些慘不忍睹,看起來不僅扁平,甚至還鬆鬆垮垮的,如果再抹上一點腮紅,看起來就跟小丑沒兩樣。

「妳的鼻子怎麼了?」那時,我小心翼翼地問她。

「以前長過脂肪瘤,開刀切除之後鼻子就變形了,後來動過六次整型手術,誰知道愈整愈差,最後就變成這個樣子。」年紀才剛過20歲的女孩很沮喪,看得出來她非常在意鼻子的問題。

其實我很同情她,誰不希望在動過整型手術後,可以讓原本走山變形的鼻子恢復原狀?就算無法百分百復原,至少也該是可以見人的程度,沒想到反而愈弄愈糟,心情當然大受打擊了。

那時的女孩很沒自信,甚至連話都不太愛說,只願意交代鼻子變形的理由,其他的就惜字如金。我用電腦做了整型後的模擬圖給她看,還表示這是九成以上的人渴望擁有的鼻型,而她當時也沒反對,只說一切都交給我處理。

結果動完手術,當她看到重生後的鼻子時,竟然說那不是她想要的形狀,希望我再動一次手術。

「那妳想要什麼樣的鼻子?」我想直接問個清楚。

「鼻梁高挺的那種,愈高愈好,就算看起來很假也沒關係!」女孩說得很肯定,我聽了卻不以為然。

不是我做不出高挺的鼻型,而是那不適合女孩的臉蛋,真的會很假,屆時別人看了只會覺得她整型失敗,接著在心裡嘲笑她。

「我知道看起來會不自然,但我只想要這樣的鼻子。」女孩非常堅持,就只差沒求我了。

不得已,我只好答應再幫她做一次手術,但過程中我還是想在美感與顧客的堅持中取得平衡,讓她有一個看起來高挺但不會太超過的鼻型。

這一次的成果就讓她很滿意了,回診時才終於說出之前那麼堅持的原因。

「我媽媽就是這種鼻子,看起來很高很高,可惜三年前她生病過世了,我就再也看不到她的鼻子。」女孩開始說起媽媽的故事。

在她很小的時候,媽媽就去動了隆鼻手術,當時的整型技術不像現在這麼進步,所以鼻梁做得又高又尖,怎麼看都不自然。女孩的爸爸很後悔讓媽媽去整型,平常沒事就愛抱怨幾句,兩夫妻偶爾會因為這樣不愉快。

但三年前,媽媽意外得了血癌,很短時間之內就離開人世,爸爸很捨不得她,常常忍不住跟女孩說:「妳媽媽那個假鼻子,讓她走的時候多不好看啊!早知道當初就不要讓她去整型了!」

媽媽的離開,也是女孩心裡永遠的痛,雖然家裡留有媽媽年輕時的照片,但她最惦記的還是後來有著高鼻子的媽媽,那是她最熟悉的慈母面容,也始終念念不忘。

也因為太思念媽媽了,女孩才想要也有那樣高聳的鼻子。

知道她的心意之後,我才終於豁然開朗,難怪她會那樣堅持,完全不顧我在專業與美感上的建議,就是非要有那樣的鼻子不可。

那樣高聳尖挺的鼻子,在世俗眼光中一點也不完美,但在女孩心目中,能讓她覺得媽媽還在身邊的,才是無可取代的完美鼻型。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